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斗牛棋牌下载 > 防枪捕俘 >

有看过《晚晴眉》的亲跟我说下这本书的结局吧中间过程会不会有点

归档日期:11-0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防枪捕俘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月十七上午,瑞王府后门五辆马车一字排开,云意初扶着萧沉雪跨过门槛,正巧看小巷子里一主一仆正飘然向这边走来。

  云意衍一身轻便素服显然是有意低调来送行,紫竹神情淡淡跟在他身后,云意初一笑道:“不是说过不用来送么。”

  “今日下朝早,天气又好,找个由头出宫走几步不行?”话落,云意衍目光转向萧沉雪微微欠身,萧沉雪一脸茫然,看都没看他一眼,云意初将她交给碧阙,略带歉意地冲云意衍摇摇头。

  云意初一时踌,难道该告诉他愿还活,他这个做儿子的和儿媳一起合计后,准备送母亲去和情夫相会?说出来只怕两人都尴尬。

  云意衍揣测着他的神色,眸中精光一闪诧异挑眉,他没问出口,云意初却点了点头,两人心照不宣。这时笑幽和江重重、水见等人也到了,碧阙扶萧沉雪先行登车,笑幽冲云意衍颔致意,云意衍古怪地笑笑,无论是笑幽还是云意初,或是江重重和洗剑阁这位年轻的暗主,要他们见帝王诚惶诚恐行叩拜大礼估计得等到下辈子,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!但他不讨厌这样的感觉,他们恰到好处自然流露的尊重让他很轻松,不用忍受刻意的献媚,亦不会觉得受到轻视。

  云意衍拍拍意初的肩道:“国丧期间不得饮酒,所以朕没准备,记得你答应朕的事儿,别一去影子了。”

  “记着呢,我可不想被神侍当钦命犯抓回来。”云意初顿了顿,冷峻的面庞染了一层微红,“二哥你自己多保重。”话一出口,他又好像有点后悔,什么时候他也矫情起来了。

  云意衍闷笑出声,云意初不习惯这种转变,但他心里可是受用得紧,心肝肺都被一股暖意烫得柔软起来,他按在他肩上的手微微收紧:“会的。”尾音落,他骤然松手道:“上路吧,时辰不早了。”

  云意点头应了。牵起笑幽地手走向第二辆车。登车前。笑幽垂头传音入密对云意衍道:“谢谢你。”

  云意衍疑惑望着她。谢么?谢他来送行?笑幽一边提起裙摆踏上马凳。一边补上一句:“解药。多谢。”

  云意衍目光如刀瞪向紫竹。紫竹无辜眨眼……他做错什么了吗?云意衍怒气稍减后清醒过来。不可能是神侍泄露地。他望着笑幽地裙角消失在车门内。雨夜恶战后和她独处时地寒意再一次席卷周身。这女人实在太可怕了。若将他换成云意初。就算她姿容如天仙临世。他也绝不会动半分心思。还是自家地宝晴好……

  马车缓缓移动。云意衍轻叹一声对紫竹道:“咱们也回去吧。”步子还没挪开。一抹青色身影如箭一般急掠而至。正是他指派保护凤仪宫上下地神侍之一。云意衍突然眼皮狂跳。神侍单膝拜倒急声禀告:“请陛下速速回宫。皇后娘娘受惊早产。属下出来地时候娘娘还在昏迷中。情况危急。”

  神侍也顾不得什么用词避讳,直言答道:“娘娘人事不省,但羊水却破了,负责接生的嬷嬷派不上半点用场,属下来向您报信,十七去接程太医……”

  “别说了!”云意衍心烦意乱,女子生产本就是鬼门关前走一遭,宝晴的状况更险上千倍,他下意识疾步往宫门方向快行,没注意到刚走出没几丈地马车全停了下来,神侍和他的对话,云意初等人听得清清楚楚,笑幽与云意初对视一眼双双下车,逢此变故,若假装不知仍按原定计划出,实在太冷血,他俩当然做不出。

  云意初赶上云意衍,一边拽住他用轻功飞驰,一边回头冲笑幽道:“我和二哥先行一步,你带阿重尽快跟上。”

  笑幽点头示意他放心,云意衍感激望着弟弟,他的确慌了神,手边放着一代神医他却愣没想起来。江重重从车窗探出头郁闷开口:“我又不是他云家专用御医,怎么每次都扯上我,早产而已,他们养的太医足够应付,咱们回王府喝茶等信儿就好了嘛。”

  笑幽白他一眼,不由分说把他拉下车:“你师父的心胸品德,你怎么一点都没继承。”

  江重重神色暗了暗,带笑幽轻灵跃上屋顶:“若他老人家没入宫,没替羽帝诊治,八君山上或许就不会选择和叶荧惑同归于尽。”

  风从在耳边呼啸,笑幽心底泛酸,片刻后她轻声道歉:“对不起阿重……我一直都没考虑过你的心境。”

  云意衍冲进凤仪宫时,内殿里正乱成一团。他执意要进去亲自守着宝晴,吓得宫女太监跪了满地哀切求告,最终殿内一名老练些的接生嬷嬷顶着冒犯天威的风险隔门道:“陛下并非太医,进来于事无补反而只会让大家都慌了手脚。”这句倒比什么“血房不吉”“陛下千金贵体”等来得有用。云意衍双拳紧攥强迫自己在外间檀木椅中落座,双眼紧盯着门口,云意初站在他身旁默默陪伴,满殿候着地太监宫女个个面色惨白连大气都不敢出,直到江重重和笑幽现身,憋闷的空气才缓和了几分。

  但难题并未解开,江重重身为男子,又是布衣身份,窥视嫔妃容颜都是大罪,更遑论替一国之母接生这样跨越男女大防之举。云意衍不迂腐却也没开化到二十一世纪的程度,连一向大咧咧什么都无所谓的江重重都有几分怯意,碰皇帝地老婆,估计得惹上一辈子的麻烦,他交给宫女两粒药嘱咐化水灌宝晴服下后,便不知还能做什么了。

  一语落连云意初都皱了皱眉,江重重诧异过后反倒笑开:“看来每次替你扎针唠叨地医理手法之类并非全无用处。”他探出随身携带的包裹递给笑幽,笑幽接下的同时,门前拦着地宫人自觉让在两边,笑幽紧紧攥着包裹暗自感叹:究竟是人命重要,还是礼法贞洁更重要……

  云意衍望着她的背影,不知为什么,这个方才还让他生出寒意地女子,现在却带着奇异般安定人心的力量。如果是她……或许可以将信任吧!

  吸传来,江重重和云意初地心俱是一沉,能让处变紊乱,看来宝晴的状况很不乐观。

  笑幽按江重重所述一一翻看,她虽不顾一切进来了,但终究心中没底,她深深呼吸稳住情绪,若她失却镇定,床上的母子俩会更危险。

  时间在隔门一来一往的指示与回报中流逝,“好疼……”微弱地呻吟传出,云意衍腾一下站起身,接着长舒了口气又缓缓坐回去。

  江重重微笑道:“针封她关元、天枢、申脉三穴,剩下的就交给稳婆了,你只要每隔半柱香时间柔缓渡少量真气给她便成。”

  “楚笑幽……?”宝晴双眸迷茫,但待她细问原,一波强烈地阵痛袭来,她忍不住痛呼出声:“怎么这么疼……是孩子,孩子要出生了吗?”

  宝晴眼睛睁得更大了几分,她拽:床单坚定道:“我才不会慌,没什么可怕的,不过是宝宝想早点见到父皇和母后。”

  申时三刻,宝晴平安产下一位小公主,笑幽望着粘糊糊的初生婴儿全身彻底瘫软下来,原来看别人生宝宝并不比自己亲身经历来得轻松,不过好像哪里不对……她略想了想迟疑询问:“这孩子怎么不哭?”

  圆脸地接生嬷嬷经验丰富,笑幽话音还未落,她已轻轻倒提婴儿的小脚,在肉呼呼的小屁股上拍了两下,小公主登时放声大哭,宝晴看得心中抽痛,无奈这会儿她实在没出声的力气了,嬷嬷笑呵呵转向宝晴解释:“娘娘莫怪,奴婢怕小公主是被痰堵了喉咙才这般行事。”

  乱糟糟的道喜声中,笑幽怔怔望着刚被大红绸缎包住身体地婴儿,她确定刚才自己绝没有看错,那孩子的颈后……雪白雪白地皮肤下嵌着一抹触目惊心的殷红,完美地弧度勾勒成指甲盖大小的泪滴形状,只一眼她便肯定,上天选定地,是这个孩子无疑!

  两名宫女柔柔的声音打断了笑幽的沉思,笑幽不太自然地牵牵唇角挡开她们的手起身道:“我没事。”她回望一眼宝晴,转身走出房间,云意初迎上来心疼握住她的手道:“还撑得住吗,我已命人收拾合曦殿的床铺,先抱你过去睡会儿。”

  “妖精……”笑幽打断他,双眸中仿佛还跳动着那点殷红,“我们大概和上津缘分太深……”

  “恩?”云意初不解,笑幽踮起脚尖凑近他耳畔用极低极低的声音道:“羽国第一位公主,你的侄女……就是凤主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!”云意初诧异中竟喊出声,笑幽连忙紧紧捏住他的手,坚定地点了点头。云意初打横将她抱起掠出凤仪宫,直到确定百米内没有任何人偷听,他才沉声问:“所以你准备留在上津照应她?”

  妖精……他们是我回家的钥匙,虽然十几年或二十几年后,回去也已物是人非,但……我心底仍放不下。”

  笑幽埋头在他胸口静静听着他平稳的心跳,许久许久后她哽咽出声:“我是不是太自私了。”

  云意初仰望天空,用下巴蹭着她地头顶呢喃道:“其实对你描述的那个世界,我并不排斥,相反还有几分期待,二十年后,来一场离奇穿越,也是不错的消遣。现在讨论为时尚早,所以先别想那么多。”

  是啊……二十年,何其漫长的时光,她和他会经历什么,三国又将会变成怎样,一切都还是未知数。

  一年后,南书房,身着喜服的云意初大口喝着专供皇帝享用的松山飞雾,“恩,好茶!”

  “只是替这茶哀叹一下而已。”云意衍打量他片刻道:“忙着替你操办大婚,十多天了朕还没逮到机会好好问你,一年前你不是决定不走了么,怎得突然间携家带口跑得连影子见。”

  云意初揉揉太阳穴,他就知道他一定会追问,“笑幽助皇嫂生产后元气大伤,所以我才决定留下。可半月后洗剑阁突然出了点事儿,十万火急,我和她连夜启程,实在没时间再进宫。”

  云意衍高深莫测注视他,显然对他地解释颇多怀疑。云意初一副“我真没骗你“的样子极其无辜,云意衍释然一笑道:“罢了,你不说必定有理由,这次呢,还走吗?”

  云意衍眸中精光一闪,云意初立刻敏感捕捉到忙不迭摆手道:“我先声明,别想丢一堆差事给我做,否则这暂时不走可就不作数儿了!”他怕云意衍再诱着他入套,起身道:“恩已谢过,礼也都全了,臣弟昨夜几乎没睡,先走一步。”

  “急什么,弟妹去凤仪宫没那么快出来,女人家的规矩繁琐着呢!”云意衍还没说完,云意初早溜出门口往凤仪宫而去,来之前她就嘱咐过他,快点救她从脂粉堆里脱身,王妃有命他怎敢怠慢,他难得好脾气地给诸位嫂嫂、弟妹赔了不是,顺利将笑幽拽出凤仪宫。

  回府的马车上,笑幽将头上丁零当啷的金钗步摇全数卸下,索性连正红色长摆万蝶绘春礼服都一并脱了甩在旁边,亲王正妃地行头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。云意初含笑看着她将长恣意披下:“你可想好了,若今后留在上津,少不得大宴小宴都得穿成这样。”

  笑幽一身轻松后长舒了口气靠在他腿上,把玩他腰间玉佩流苏道:“不去就是了,谁还能拿剑架着我宫?”

  云意初宠溺轻点她鼻尖:“哪有人敢啊。不过,那丫头才刚满一岁,离学武习文还早得很呢,这一年我们先夺龙息凤骨珠,后和赵鹤会盟晋昌,接着又轩辕世家、天门

  两趟,你‘八千里路云和月,吃遍天下美食,赏遍人~豪言壮语难道就此终结了?”

  笑幽眼珠轻转:“也对喔,为了不食言,那丫头就暂时继续丢给塔门和阿重盯着吧。一毒一医,无敌组合,恩……应该可以。”

  沽井镇郊外,扛着弯弓的硕隔着溪流冲对岸一座农家院落高喊:“嫂子,陈大哥起了吗?”

  身着青花布的女子转身,满月般的脸儿绽出一朵灿烂地笑:“起了,正等你呢。”

  青年挠挠头:“嘿嘿,和陈大哥进山次收获都特别丰厚,不需半月,我就能凑够娘地药费了。”

  门帘挑开,神情冷漠的男同样挎弓背箭,他先冲青年点点头,接着转向女子,两人目光一触,他周身的冷漠立时被脉脉温柔取代,“我傍晚回来,若更晚的话先睡,记得插好门。”

  壮硕青年羡慕而崇拜地望着他:“陈大哥,你这么俊的身手是在哪儿练地,什么时候也教我几招。”

  在哪儿练的……男子目光透着对往事地追忆,天门山……冷冽的空气,满目满眼地银白,现在想来却让他觉得温暖,可惜今生,他已没有资格再走近那里一步,因为他和淼淼都不想让那个人为难,那个给他第二次生命和全部幸福的人,阁主……。就这样隐姓埋名在闭塞地小镇过一生,他已经很知足。

  陈默,不现在应该叫他陈平,从前的陈默已在众堂主齐会的轩辕世家被笑幽一剑杀了,现在活着的只是陈平,一个平淡、平静地男子,与娇妻相伴,平安到老的陈平。

  “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陈大哥是好人,虽然面上看着很难接近,但我娘说过,疼媳妇儿的男人一定是好人……”

  风白居,绣心和萧浮冰无聊地继续昨天未完的棋局,竹心撇撇嘴道:“义姐你难道一点都不生气?云意初那小子大婚竟然没请咱们。”

  “有什么好生气的,这次轰动全国地婚礼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的,他们小两口早就在荡古峰拜堂了,他们信上不是和你解释清楚了。”

  萧浮冰缓缓将棋子分开收进竹盒:“想让他们带你玩就直说嘛,这么大的人了,有什么不好意思。”

  萧浮冰忍笑望向远方天空:“我来之前刚好收到初儿的信,信上说他们准备去蔑洲琴子湖泛舟吃鱼……”

  琴子湖,黑衣男子枕着手臂仰躺在小船中央,口中含一根芦苇杆,一只小手在他脸上来回揉捏抓拧,他却好脾气地根本不阻止。

  “儿,到娘这儿来。”一岁多的小宝宝听到母亲的呼唤,抬头瞧了瞧,然后很酷地骨碌一翻身,学他爹地样子仰躺下来,绛獒吃吃轻笑:“不错,小子有你爹的风范。”

  雪狐一只袖管飘荡到船外,她伸手拉下无奈摇摇头,单臂抱膝坐在船尾看着父子俩,“獒,听说楚笑幽和云意初成婚了。”

  “獒,我看不懂,你和云意初究竟是种什么关系,明明你说和他们两清了,却又暗地里帮他们清了好几个漏网地。”

  小烨儿只躺了半刻就耐不住了,天际被夕阳染成粉红色的云彩在他看来超级无趣,他地注意很快转移到来回晃动的芦苇杆上,胖乎乎的小手伸出去抓,可那根该死的芦苇杆每次都会从他指边溜掉。

  雪狐轻拍绛獒头顶:“连儿子都耍。”接着一把拽过芦苇杆放进儿子小手里,小儿眉开眼笑,立刻塞进嘴里,绛獒挑眉:“这小子是不是饿了?乖啊,这东西不能吃。”提起吃,他摸摸肚子嗅觉瞬间达起来,淡淡的一偻烤鱼香味钻进鼻孔,他循着味道来源望去,岸边一男子刚把竹签上串着的肥鱼翻了个个儿,女子双足浸在水中不时回头冲他笑语两句。

  “看什么呢?”雪狐回头,微诧过后揶揄道:“咱们回家,反正那两人你不认得。”

  绛獒轻咳两声抱起小儿道:“儿子,有人烤好香喷喷的肥鱼等咱们去吃,你说有没有不去的道理?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jewelsofus.com/fangqiangbufu/893.html